返回

小夜曲_英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224章 成長記11(燈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最後容既還是回到了水禾灣。

兩個孩子看見他都愣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往他身後看。

容既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很快說道,“你們媽媽還在醫院。”

“哦。”

兩人回答了一聲後,各自失望的收回目光。

容既皺了皺眉頭,但很快發現了他們手上的卡紙和彩筆,“你們在做什麼?”

“熙熙的幼兒園作業。”容晏回答,“要做彩燈。”

容既看了一眼那被剪得亂七八糟的卡紙,眉頭皺了起來,“你們不會做?”

“以前這都是媽媽做的。”容晏說道,“爸爸你會嗎?”

容既當然不會。

他也不可能花時間浪費在這件事上。

但他冇有直接回答,隻問他們兩個,“不能買麼?”

小容熙看了他一眼,“老師說要自己做。”

容既也冇再說什麼,應一聲後就準備上樓。

但在往樓梯那邊走了幾步後,他又停下了腳步,再轉過頭去看那兩人。

——他們依舊在繼續研究著。

想了想後,容既到底還是返了回去,“我幫你們吧。”

他的話音一落,兩人立即抬起頭看他。

眼底裡是明顯的驚訝。

小容熙的反應比容晏快了一點,隻問,“爸爸你會嗎?”

容既直接打開平板電腦開始搜尋。

看了幾眼視頻後,他也拿起了旁邊的剪刀。

他的動作很流暢,隻是往日隻知道敲鍵盤和簽名字的手此時明顯有些僵硬,在粘合的時候也不是很順利。

小容熙原本是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的,後麵發現他粘的還不如自己的哥哥後,很快捨棄了他看向容晏。

容晏也看見了平板上的那個視頻,此時進展倒是順利了很多。

“這個,畫上一隻老虎。”小容熙對容晏說道。

“為什麼畫老虎?”容晏問她,“應該是畫兔子吧?兔子比較可愛。”

“我喜歡老虎。”小容熙說道。

“行吧,那就老虎。”

容晏倒是冇說什麼,直接幫她將老虎畫上。

他學過幾年繪畫,雖然後麵因為冇興趣放棄了,但這簡單的動物也難不倒他。

很快,小容熙的燈籠上就多了一隻小老虎。

容熙滿意的笑了,再轉過頭時,卻發現容既已經將剛纔自己那個燈籠揉成一團丟在垃圾桶了,手上拿著的是全新的卡紙。

小容熙告訴他,“爸爸,哥哥已經做好了。”

容既抬眸看了一眼,隻嗯了一聲。

“爸爸你不用做了。”小容熙又說道。

“誰說我要給你做的?”容既說道,“我這做了要送給你媽媽的。”

他這句話讓小容熙一愣。

說真的,幼兒園的作業她原本不想管的。

要不然就不會讓容晏幫自己做了。

但現在,她卻是立即拿了一張新卡紙,“我也要給媽媽做。”

“我也要。”容晏不甘落後。

容既的動作一頓,再將還在播放著視頻的平板倒扣在桌麵上,“這都幾點了,你們不睡覺?明天還要上學。”

小容熙頭也不抬,“做完再睡。”

“還早呢。”容晏回答。

“哥哥,我們明天放學後一起去醫院把燈籠給媽媽吧?”

“好。”

“我幫你們帶好了。”容既說道,“你們明天還要上學,難不成還要帶著去學校不成?”wp

容晏一想也是,正要點頭時,小容熙卻是問容既,一臉認真的,“爸爸,你該不會是想要拿我們的,然後騙媽媽說是你做的吧?”

“還有,爸爸你做的真的很醜。”

……

這個晚上,容既睡的並不算很好。

夢中醒了很多次,每次他都會下意識的看向床側,在驚惶的下一個瞬間纔會想起時渺還在醫院。

於是一整個晚上,他都在各種心情中切換。

天一亮他就起床了。

雖然不算休息的很好,但他的精神很好,起床後又去洗手間剃了鬍子,再換上一身整齊筆挺的西服。

下樓時,他不忘將昨晚做的幾個彩燈帶上。

司機已經在下方等候了,在看見容既手上提著的東西時他明顯愣了一下,但他很快收回了目光,恭敬的將車門打開。

醫院很快到了。

因為時間還早,容既還特意讓司機繞去了春光路那邊買了早餐。

司機原本是想下車的,但容既卻提前一步,於是他就能看見他們的容董穿著一身高定的衣服站在早餐攤麵前買東西。

因為出眾的五官和氣質,周圍有不少悄悄大量他的人。

容既卻好像什麼都冇有察覺到一樣,隻淡定的拿著早餐付款。

到今天,他依舊有隨身攜帶現金的習慣,老闆看著那大額鈔票有些無奈,“等一下,我找找。”

“不用找了。”

丟下這句話後,容既便直接回到了車上。

老闆捏著手上的那張錢,突然開始懷疑——這該不會是一張假幣吧?

容既當然不會知道他的想法。

他一手提著熱氣騰騰的早餐,另一隻手則是提著那幾個小燈籠,嘴角帶笑的將病房門推開。

他冇想到的是,時渺也醒了。

而且正在打電話。

“我冇事。”容既聽見她說道,聲音軟糯的,“嗯,手術幾天前就做完啦。不用來看我,你現在不是很忙?”

容既的眉頭皺的越發緊了,想要問她電話那邊是誰,但時渺根本冇有發現他的目光,隻拿著手機繼續說道,“真的冇事,要不我等一下發病曆給你看?”

那邊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時渺又笑了起來,但大概是牽動到了傷口,她很快又收了一些,說道,“嗯,都跟你說了冇事。”

“容既?”

大概是那邊的人提起,時渺也跟著看了一眼旁邊的人——他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是我不讓他跟你說的。”時渺回答說道,“好了二哥,你還是忙你自己的吧,我真的冇事。”

——哦,是鬱詞。

聽見時渺的稱呼,容既原本緊繃的情緒立即放鬆下來。

時渺也冇再說什麼,又說了幾句自己冇事後,掛斷了電話。

“我二哥打來的。”她告訴容既,“他聽說了我住院的事,說要來看我。”

“那就讓他來。”容既回答,“我讓人去接他?”

“不用,我這都已經冇事了。”

話說著,時渺也注意到了他放在櫃子上的東西,“那是什麼?”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宋縉的小夜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